Vacant Look |  Lens Light 再生与蜕变

2021-07-25 12:09Vacant Editor
6




Lead in

Yair Neuman最近的作品是与眼镜品牌Cubitts合作开发的。与大多数眼镜店一样,Cubitts 的镜框产品再展示中会配上“平光”镜片,顾客购买后会替换为处方(有度数)镜片。大街上的眼镜店平均每周丢弃 200 个这样的镜片。


Neuman 正在将这些原本要被填埋的透镜变成聚碳酸酯板材,他从中创造了一个名为 Lens Light 的引人注目的灯具,该系列在2020年伦敦设计节期间推出。





Yair Neuman 是伦敦的设计师和企业家。他一直坚持探索可持续设计的方向,并致力于在产品和概念设计中实现对环境影响最小的解决方案。Yair 构思了眼镜品牌Wires Glasses,并为包括三星和 LG 在内的知名品牌制作了作品,以及他自己发起的项目。他曾就读于荷兰埃因霍温设计学院和伦敦拉文斯本大学。目前,他正在与多个品牌合作,同时致力于开发由眼镜行业回收废物制成的新物品。他发明了由眼镜行业回收的废料制成的新材料 DELEREX™。这被制成了灯具和家具的内饰系列,以及 FUSED 眼镜系列。




Yair Neuman, Cubitts, London Design Festival 2020

\\\ Photo: Mark Cocksedge




能否告诉我一些关于你的童年、教育和背景,以及你最初是如何对创造、设计和可持续性发展产生兴趣的?


我从事珠宝行业的母亲给了我她的艺术,我的外科医生父亲给了我务实的精确,他们为我提供了创造力与执行力的良好平衡。而在埃因霍温和伦敦的学习确定了我围绕可持续发展设计的道路,并为我提供了实践机会。




Lens Light

\\\ Photo: Mark Cocksedge




介绍一下你的 Lens Light 系列?


如果眼睛行业的浪费是一个故事,我认为这个系列仅仅传达代表了这个故事的第一页。当然,它同时也让人们看到,有很多像Cubitts这样的品牌正在做正确的事情,我与他们合作设计了这个系列,他们正在努力改变现状。




Lens Light

\\\ Photo: Mark Cocksedge




是什么启发了这个项目?


我第一次在与眼睛有关的工作是2010年在Ron Arad的品牌PQ。从那时起,我断断续续地进入这个行业,我目睹了消费者眼中隐藏的浪费。当我意识到有机会将这些废物用作免费的高质量材料时,便开始着手这个将废旧材料重新用于其他用途的工作。




Lens Light

\\\ Photo: Mark Cocksedge





当初你是如何选择这些特定材料以及如何获得它们的?


眼镜制造中污染最严重的部分是镜片废料。这就是我工作和用来创作我的作品的东西。商店中所有安装在眼镜架上的透明显示镜片,当镜架出售时,都会更换为消费者的处方镜片。尽管由光学级聚碳酸酯制成,但这些透明显示镜片基本上是一次性的,可以直接进入垃圾填埋场。


我发现的一件好事是,如果眼镜商或商店愿意合作并为我保留这些镜片,我需要做的就是收集它们并将它们转化为其他东西。这是一个简单的供应链。





Lens Light

\\\ Photo: Mark Cocksedge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对使用废物作为原材料感兴趣的?是什么促使你做出这个决定的?


我所在的设计圈子的普遍感觉是,直接获得处理原始材料某些时候成本更低,但有这么多可以回收、重新利用和升级的材料,不应该直接抛弃,重新利用更有意义,不是吗?




Lens Light

\\\ Photo: Mark Cocksedge




废料要经过哪些过程才能成为成品?


我首先使用镜片的原始形状组合图案,然后将它们单独或融合成薄片,具体取决于设计的作品。然后我结合使用热量、压力、夹具、模具和徒手雕刻来创建最终设计。




Lens Light

\\\ Photo: Mark Cocksedge




第一次看到从废料到产品/原型的转变是什么感觉?


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因为那一刻可能是工作中最鼓舞人心的时刻。通常我发现在项目中,如果这种感觉足够积极,它真的可以帮助克服过程中后期的自我障碍并将项目一直推进到完成。




Lens Light

\\\ Photo: Mark Cocksedge




产品在其使用寿命结束时会发生什么?能否再次回归循环经济?


我的制作大部分是静态的物体,这种灯与材料的配合精致的相得益彰,这种精致有助于延长人们的使用周期。在产品生命的最后阶段,仍然会存在无法轻松回收塑料部件的问题。但是,我希望与其他专门将较粗糙的塑料部件加工成可以重新用于灯的原材料的制造商合作。其中一些已经在英国开展业务。




Lens Light

\\\ Photo: Mark Cocksedge




人们对这个项目的反应如何?


非常令人欣慰的是,许多业内人士因为看到了这个项目作向我伸出援手。这表明现在已经到了需要改变的时候了,职业世界已经做好了准备。




Lens Light

\\\ Photo: Mark Cocksedge




您如何看待废物作为原材料的观点正在发生变化?


我注意到这是一个人们经常谈论的话题,有时人们为拥有用废料制成的东西而自豪。我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使用再回收的物品会成为常态,而不只是某件特别的东西。




Lens Light

\\\ Photo: Mark Cocksedge




您认为再回收的未来会怎样?


整个行业的生产设施正变得越来越自动化,这使得设计者可以对过程的每个步骤进行详细控制。我已经可以开始看到这将如何使生产商能够分离、控制废物并将其重新引入系统,并克服我们迄今为止一直在努力解决的物流挑战。




Yair Neuman

\\\ Photo: Mark Cocksedge




我们已经从这个可怜的小星球上拿走了足够多的东西。我们已经挖掘、切割、抽取了几代人,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 Yair Neuman




20210711

昵称:
内容:
验证码:
提交评论